有趣的建筑設計,向極少主義致敬!

2020.11.3

現在學藝術,還來得及不?來得及!封納塔也是50歲左右才腦洞大開,在畫布上劃了一刀,劃出一位極少主義大師出來。

 

 

 

更重要的是, 他只是在畫布上劃了幾刀,作品拍出1.85億元,他就是盧齊歐·封塔納,20世紀最偉大的幻想家之一。

 

 

 

“探尋宇宙的過程即為發現未盡空間。劃破畫布留下刻痕,也就是我探尋永無盡頭的空間的方法。對我來說,這是當代藝術的基礎。”封塔納這樣解釋他的《空間概念》。

 

 

 

白的,紅的,黃的,綠的...每年的香港巴塞爾都會多看幾眼,封塔納的作品幾乎成為香港巴塞爾的標配。

 

 

這是當代藝術大師盧齊歐·封塔納的作品,作品簡單至極,其實就是將一塊畫布用小刀劃破,留下一道或幾道劃痕。

 

曾有藝術評論家指出,藝術家還原每幅作品具體的人類精神史、美術史語境很必要,有的作品看似荒謬,卻具有繪畫觀念變革的標志性意義,封塔納的刀痕畫就屬于這一類。


早在1950年前后,封塔納就開始嘗試刀痕畫了,其意義在于,一刀毀掉觀者原本想要看到一個正常畫面的期望,封塔納也因此成為極少主義的始祖。 你知道了他,就等于知道了一切!

 

 

▌關于自由

 

飛翔的蝴蝶會引發我的想象。它將我從思想中解放出來。我在時間中為自己松了綁,開始制造“洞孔”。

 

 

▌關于神靈


神什么都不是,但意味著一切。

 


關于變化


我們生活在一個機械的時代。布面油畫以及站立的石膏像已經沒有繼續存在的意義。我們需要的是從本質及形式上的改變。我們需要的是能夠取代繪畫、雕塑、詩歌以及音樂的東西。我們需要的是與全新精神的需求和諧共處的藝術。

 

 

 

關于空間


我不想拓展繪畫,我想擴展空間,創造一個新的維度,與宇宙相連,好像它能夠無限延展,突破圖像的平面局限。打破了畫布的空間,好像在說:自此我們可以自由地做我們喜歡的了。

 


關于進化


我們在延續著藝術的進化。

 


關于創新


運動中的物質、顏色和聲音,都是一種現象,它們的同步發展成就出新藝術。

 

 

關于發現


“洞孔”就是我的新發現,我創造了無限的一維。這樣的發現足以讓我瞑目了。

 

 

一個走進洞穴的人,他自己這樣說, “弄出一個洞, 打破了畫布的空間, 好像在說:至此我們可以自由地做我們喜歡的了。”

 

 

我想擴展空間,創造一個新的維度與宇宙相連,好像它能夠無限延展,突破圖像的平面局限。 ——盧西奧·豐塔納


他是空間主義的創始人,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幻想家之一,被認為是極少主義的始祖,從伊夫·克萊因(Yves Klein)到今天,他的作品深深影響了幾代藝術家;他也是飽受爭議的藝術家,只是因為在畫布上劃了幾道口子就能賣到2000多萬美元。他就是Lucio Fontana(盧西奧·豐塔納)。

 

 

人們質疑為何許多天價藝術品簡單得傻氣時,盧西奧·豐塔納(Lucio Fontana)常常被拿出來做例子:他只是在刷得特別平的畫布上,拿刀子割幾個口子,戳幾個窟窿,為什么竟賣到2000萬美元以上? 許多非具象藝術家會受到此類來自古典主義美學的質疑。隨著歷史推進,藝術大師們用自己的才華創造新的美學邏輯和體驗模式,一點點拓展人類表現的可能性維度。 這些圖像自主或不自主地留在人們的意識中,構建起我們的認知方式,那些開創了全新視覺體驗的藝術家,自然值得人們關注。

 

Campione Olimpionico 彩色石膏 121×92×70cm 1932

 

即使在今天,盧西奧·豐塔納過世已經超過四十年,這位藝術家的作品看起來仍然十分獨特。 提起豐塔納的大名,我們腦海里立刻閃現出色調明快厚實的單色畫面上,仿佛霹靂一般割開人們習慣性觀賞的裂痕。在他的畫面中,裂痕或單獨出現,或幾條有機排列,鋒利的刀體準確找到位置,迅速割開,因此邊緣整齊不帶一絲猶豫。


莫瑞吉奧·卡特蘭(Maurizio Cattelan)曾向豐塔納致敬,借鑒佐羅行俠仗義之后的留名,創作紅色畫布上劃出“Z”的作品。

 

 

打破二維空間的結界


豐塔納1899年出生在阿根廷一個混血家庭,母親是阿根廷人,父親是意大利的雕塑家。年幼時,他和家人回到意大利米蘭生活,23歲時返回阿根廷,和父親一起工作,同時一點點開始自己的創作。 在創作初期,豐塔納并未形成后來空間主義的創作模式。他年輕時候集中創作雕塑,作品有明顯的原始風格,此后逐漸拓展,作品涉及繪畫、金屬雕塑、陶瓷等,十九世紀三十年代時便成為意大利最初研究抽象主義的藝術家之一。 在他“前空間主義”的作品中,我們看到他利用不同材料,在不同創作方向的探索,既有纖細妙曼鐵絲彎成的雕塑,也有表現人物、靜物的古典風格彩色作品。

 

1966年所作《Concetto spaziale, Attese》 Fondazione Lucio Fontana, Milano / by SIAE / Adagp, Paris 2014

 

二戰期間,豐塔納回到阿根廷,和一些藝術家、學者朋友共同創建了空間主義。在他看來,藝術應當跨越繪畫、雕塑等形式和材料的隔閡,與詩歌、建筑、音樂等其他藝術形式結合,發展成一種“結合時間與空間,建立在此基礎上的藝術”,追求藝術中的新精神。 順著這個思路,從1949年開始,已經回到意大利米蘭的豐塔納開始嘗試打破材料的限制。


這個“打破材料的限制”,在豐塔納的創作中以一種非常具象的方式顯示。一般來說,架上作品和雕塑作品的分野非常清晰:架上是二維的藝術,而雕塑是三維的藝術。豐塔納戳破畫布,在畫面上打洞。


在豐塔納看來,畫布“不是,或不再是支撐物,而是一種幻象”。畫布仿佛是將畫面禁錮在二維概念的結界,戳破了這一層結界,破洞就創造出了另一重圍度,如此架上作品也就變得立體,穿透畫布并非為了破壞,反而是為了構建。這一邏輯后來又被運用在他的雕塑中。


▼下圖為深圳-能源大廈

 

深圳能源大廈由丹麥設計師Bjarke Ingels(比雅克 英格斯)設計。


這位設計師1974年出生在丹麥,由他帶領的Bjarke Ingels Group (BIG)團隊成立于2006年。


BIG的出現為近幾年的建筑界注入了一股強大的新鮮力量,他的許多作品打破了人們對建筑的常規理解,蔑視一切公約與信條,大膽地表達出其內心的夢想。Bjarke Ingels常常將可持續發展與社會學的概念引入其設計內,卻往往尋求一種介于俏皮與實際應用間的平衡。

 


首頁      我們的項目      我們的業務      加入我們
©2016 Original 版權所有
黑龙江11选5 苏州福利彩票中心兑奖 商品期货交易技巧视频 用麻将赌博的害处_点进进入 双色球红球复式投注奖金计算表 体彩p5出号走势图 急速赛车开奖号码 莱特币减产价格走势 福利彩票中奖查询 幸运农场直播 浙江快乐12软件苹果版 沙巴体育手机客户端(app)如何下载 qq杭州麻将作弊器 福彩18选7微信群 七星彩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 新世界棋牌平台可靠么